您好,欢迎来到石家庄学而优365bet体育在线比分_365bet体育投注吧_365bet足球开户盘口![请登录] [免费注册]
?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资讯 > 教育资讯 > 正文

“井底之蛙”式的人生岂能不平庸?

发表日期:2016-6-20 作者:石家庄学而优365bet体育在线比分_365bet体育投注吧_365bet足球开户盘口 电话:15632353250

一只青蛙在井里待久了,满以为世界就那么大。小鸟飞过来,无论如何描述天空如何的广袤无垠,可怜的青蛙愣是不相信,宁愿在光线微弱的井里蹉跎岁月。

无独有偶,古代的夜郎国,汉使路过,不知天高地厚的国王竟然问道,“汉朝与我们相比谁大?”言下之意,汉朝只是模糊的概念,自然没有夜郎国大了。可惜的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满以为恩泽四海,哪里知道,历史的车轮不进则退,尽管我们有伟大的汉唐,更有不可一世的成吉思汗,殊不知,蛮夷之地也会经历黑暗中世纪后,以崭新的姿态傲然展现在世人的面前。等到英国与大清帝国较量时,我们已经不再拥有美梦,坚船利炮,闭关锁国带来的是中国历史最最惨痛的教训。毛泽东主席说得好,“落后就要挨打!”

国家如此,?“井底之蛙”式的道路带来的常常是糟糕的结局。无论你过去是辉煌还是平庸,不学会超越“井底”这样的防线,勇敢地到天空中去翱翔,我们很难看到更远的风景,否则怎么会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说呢?

古今中外,一个人想要站得更高,走得更远,就应该从“井底”跳出来,否则,只能在枯竭的环境中选择死亡。不是有这样的实验,一只青蛙,如果我们给的是滚烫的油锅,你把其丢进去,不用多说会立马跳出来。相反,如果你给这只青蛙一锅清凉的水,在锅底下慢慢地放上柴火,尽管温度愈来愈高,可怜的青蛙已经习惯于这锅水,最终在不明不白中选择了死亡。

人就是奇怪,与青蛙一样,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会主动作为,反而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然而,我们生活的环境恰恰不是如此,习惯让许多人的意志薄弱。也许你们会特别奇怪,人的生活方式想要改变为啥那么困难,就算一点点,说不定都会引来许多的口舌之争。人类的历史之所以向前发展,不就是生产方式不能够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了。为此,我们有时甚至付出了血的代价,看来,你想要走得更远,有必要远离“井底之蛙”式的人生。

马云先生曾经说过,凡是学习的场所,门口停的都是奔驰、宝马、路虎、劳斯莱斯等等,而在网吧、游戏厅、麻将馆门前,停的都是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人只有不断学习,才能知道自己存在不足,如此,才不会在安乐窝里选择碌碌无为。

一天到晚,古时候是男耕女织,如今,我们常常是浑浑噩噩,在人生不如意常八九的生活中选择了平庸,整日里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不能够抬头仰望星汉灿烂的广袤苍穹。康德先生认为人一方面应该仰望星空,另一方面更需要坚守内心的道德准则。我想,没有超越自我的行为方式,一个人很难走得更远。列夫·托尔斯泰,这位可爱的老人,据其夫人托尔斯泰娅介绍,老人家写文章时完全忘记了琐屑的生活,一个劲儿地在精神的世界里驰骋,如果发现认识不能够超越生活本来的自我,会本能式的觉得羞愧。这对奇特的夫妇尽管矛盾重重,但从来没有忽略彼此的存在,可以说,没有托尔斯泰娅也没有列夫·托尔斯泰伟大的创作。最近买了《托尔斯泰夫人日记》,读了一点点,才明白,这位伟大的作家竟然会弹琴,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夫妇俩竟然能够演奏四手联弹。据托尔斯泰娅日记提供的信息,夫妇俩经常参加音乐会,托尔斯泰不仅喜欢音乐,而且与绘画大师列宾是好朋友。如果没有一个完美的文化圈,列夫·托尔斯泰又怎么可能在文学创作上走出什么高水准呢?

托尔斯泰如此,小仲马又何尝不是如此,尽管父亲大仲马没有给其在写作上多大的指导,但围绕父亲周围的文化圈,这对于小仲马的成长无疑是至关重要的,难怪《茶花女》在巴黎演出成功后,大仲马会自豪地说,“你才是我最伟大的作品。”人的圈子决定了自己到底能够拥有啥样的人生,我们千万不能够整日里躲在井底,看不到开阔的世界,只能选择虚度年华、蹉跎岁月了。

也许有人说,我的出身真是太糟糕了,周围都是一群猥琐的人,想要振翅高飞,也没有万里长风呢?我看一个人只要想着开阔视野,上天会给你一扇神奇的大门。宋濂先生在《送东阳马生序》中就非常真诚地写出自己如何游学的过程,读之又有几个不为之感动。人世间就是奇怪,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我们只有不断地精进,才有可能在自身努力的基础上意外得到真正适合自己成长的圈子。

如今,国家没有拒绝哪个孩子可以不上学,还出台了《义务教育法》,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给每个出身不怎么理想的孩子提供可以走出去的路。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那么的出息,尽管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之说,但生活中,那些家庭教育不健全的孩子依旧是荒废岁月的居多,想来不也是人生的一大悲哀吗?

人生的轨道应该以自己的出身地为原点不断地向外扩展,而不是在小小的圈子里蹦蹦跳跳,看上去不可一世,殊不知,见识浅陋如病毒一般麻痹神经,不知道天南地北,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并不少见。鲁迅先生写过小说集《呐喊》,其寓意不就是在一个窒息的铁屋子里,一群人在沉睡,自己只不过想呐喊几声,目的就是希望沉睡者当中能够有三两个人醒来。我们没办法让许多人从自我陶醉中醒过来,只能选择不断前行,尽管前面不知道是鲜花还是坟墓,一路走过去,生活总能够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风景,可惜的是,又有几个人明白呢?

秦末陈胜先生在耕田之时,不由感叹道:“苟富贵,勿相忘”,周围人却不能理解,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事实上,陈胜的观点并不怎么新鲜,早在几百年前,庄子就写下了《逍遥游》,洋洋洒洒地描绘出鲲鹏展翅“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这样的境界不是“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的学鸠所能理解的。

范仲淹之所以能够让后人景仰,不就是心怀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吗?人生的境界决定于自己的胸怀到底有多宽广,否则,也不会有比天空与大海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之说。

我们除了不断地读书增加学问之外,更需要与品行高尚、学识渊博走在一起,久而久之,你自然会开阔视野,如夸父逐日,就算倒下去,也不会后悔。孔夫子说的不错,“朝闻道,夕死可矣!”?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无论天之涯,海之角,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大凡智者,又有几个不愿意行走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呢?

“井底之蛙”式的人生,我们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在迷迷糊糊中过着这样的人生。哎,埋下头来拉车,抬起头来仰望星天,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